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帆风顺 >

十日撕心,百日裂肺(四)_微小说

时间:2018-01-01来源:降龙伏虎网

5月20日是妈住院的第三天,早上我给妈煮粥,里边放上了香菇末、肉丝、核桃和大枣。进了医院的大门,我又鬼死神差般迷了路。我的心很乱,妈所住的病房无论怎样记忆清晰就是找不到,好像冥冥之中我不能接受妈已病入膏肓的事实一样。

好不容易找到了病重的妈。我拿出粥喂妈,妈的饮食越来越差,只吃两口,我很担心妈。止痛的吗啡由10毫克换成了15毫克,间隔由原来的五六小时变成了四小时,后来吗啡又换成了曲马多。妈的疼痛越来越重,越来越频繁,死神在一步步向妈逼近。

傍晚,我走进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我详细地询问了妈的情况,我问妈的时间还有多久,两年、三年?主治医生是一位三十一、二岁的女大夫,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有一年半载?她又摇了摇头。我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她,追问道:“还有一年半载?”她又摇了摇头。“那还有两三个月吗?”她又摇了摇头。“唉,发现太晚,已经没有办法了。不能按月算,只能按天了。姨承受的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延长她的寿命就等于增加她的痛苦。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姨的痛苦,疼就打针。”我的眼泪唰的一下流下来,苦涩的眼泪流进我的嘴里,流进我的心里。妈这么快就要走了,苍天怎么这么残酷啊!我踉踉跄跄地走出了医生办公室。

四妹夫他们晚上要留下陪妈,让我们都回去。我强忍悲痛,情绪很激动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要轮流守妈,现在是多陪一会儿妈就能多看妈几眼。”大家听后,没人再吱声。

晚上,女儿和爱人回家了。我本想让老公留在家伺候儿子饭,给女儿叫回来,连让她给我带件衣服。因为我知道虽然已近五月的夏天,可后半夜不添衣服仍然会冻得哆嗦。

妈的情况越来越差,尤其是到晚上愈重。我在外面时,二姐在妈身边,妈疼痛难忍了开始埋怨二姐:“妈疼成这样,怎不提前给妈打针啊!”二姐把这话说给我们听时,我的心小儿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法被剜一样疼。

九点多钟,妈开始昏迷,生命体征开始告急,我焦急地走进了医生的办公室。值班大夫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来到妈的病房叫醒妈,妈晕晕沉沉,意识模糊。大夫叫我随她来到医生的办公室,她打开电脑给我看妈的各项监测指标,妈的各项指标均显示为红条,是这里最危重的病人。她告诉我妈的心、肺已见衰竭。她询问我如果妈出现异常是否抢救,我乞求大夫尽一切努力抢救。她又问道我们有什么风俗,姨将来从这儿走还是从家走,我说妈曾经说过要留在家,至于别的讲究我不懂。于是我把大姐叫进来。大夫说抢救病人需要割断气管,上呼吸机,很痛苦,她建议考虑是否走这条路。大姐出去和家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不再给妈增加痛苦,自愿放弃抢救。大夫很热心,她说危急时刻一定会及早通知我们赶快回家,并嘱托护士到时尽早通知。

十点左右,妈疼得更厉害,癌魔把妈折磨得痛不欲生,妈急切地追问大姐:“衣服到底给妈买了没有,买了就给妈拿来看看。”衣服放在妈的西屋怕爸看到心里难受,要放到后院哥那,嫂子又不同意,所以放在了侄儿车的后备箱里。车就放在医院的院内,大姐赶紧吩咐家人把妈的老衣拿来。妈一看蓝花长袍和莲花鞋挺高兴,说那正是妈想要的。

妈心灵手巧,病重前总让大姐把布料买好要自己裁剪做合身的,做好后试试,如果不合适再改好。妈会绣花,虽然没有多少文化,可妈看到什么都会画,妈和爸的枕套就是自己根据梅花的形态先画轮廓,再用丝线一针一针绣的,像真的一样,很好看。妈早就说自己要做一双莲花鞋,莲花自己绣,留老的那一天穿。

妈又开始一阵一阵地折腾,一会儿坐起,一会儿躺下,怎样都不得劲儿。哥和我们姐妹轮流抱着妈,妈仍不舒服。妈硬撑着,很自责地对我们说:“妈是不是挺刁的?不停地折腾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你们这样照顾妈,妈谢谢你们了。”我们不约而同地赶紧对妈说:“妈才不呢,妈一点儿都没刁难我们。”谁能给我颞叶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是什么?

妈感激儿女的肺腑之言让我们心里酸酸的,谁还能不泪流满面。妈把我们六个儿女带到人世,需要感激的是妈,是儿女亏欠妈的太多太多,我们一生一世都难以报答妈的恩情啊!妈的自责让我们感觉愧对母亲。

大夫来了,立即吩咐护士给妈打针输液。妈稳当了一些。我和大姐来到医生的办公室,大夫说妈的情况依然很危急,建议我们家属马上考虑回家。她安慰我们说:“病人住进医院往往都是越来越重,几乎没有能好着出院的。如果回家说不定还能撑几天。妈此时危在旦夕,我们心里也明白,可今天是初一,妈忌讳今天走。听人说初一走,黄泉路很长。大夫也很为难,她说要不转诊到中医科吧,可抢救的唯一办法还是切断气管,上呼吸机,非常痛苦啊。而且今天转诊希望不大,估计也得明天。妈怎么办?我们焦头烂额,最后商议结果还是放弃治疗,只奢望大夫能帮助我们让妈度过今天。大夫答应尽量让妈再维持两小时,争取让妈就度过今天。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大夫已不让家人都守在妈的身边了。妈的情况平稳一阵儿,可一会儿又反复突变,大夫也很着急很无奈。大夫开始催促我们尽早回家,越快越好。我们问她妈能否平安到家,她说对此自己也没有把握,但是妈拨了氧气怎么行呢?我们要求用120急救车送妈,她说晚上用车很困难,医院不能出车送病人。没办法,外甥马上找人要来了120急救车准备护送妈回家。

说真的我们依然很迟疑,生怕妈一路上撑不住,出个三长两短。我们左右为难,最后还是决意带妈回家。

41床陪床的大姐告诉我给妈擦脸,她教我说:“给妈擦擦眼,让妈观六路,给妈擦擦耳,妈好听八方,给妈擦擦鼻子,妈能闻……”我一边哭着一边做,妈忽然清醒了,妈一定觉察出我的所作所为,我看得出妈挺不愿意,但妈没有责怪我。妈只是问我在干啥?我赶紧支支吾吾往后躲。大姐说:“妈,咱回家吧,到家心情好,病好得就快,还省得爸唐山市癫痫病康复医院惦记。”妈答应了。

十一点半,救车带着氧气瓶,妈吸着氧气颠簸在路上。临行前护士给妈用的是扣式呼吸器,妈嫌难受,重换成鼻吸的。我们六个子女守在妈的身边。我不停地对妈说话,怕迷迷糊糊的妈睡着挺不过这一关。“妈,咱到开放广场了,你说那儿的灯好看,等妈病好了,三闺女推着轮椅带妈去看。”“妈,咱到植物园了,妈说爱看那儿各种各样的菊花,等到秋天,三闺女陪妈去。”“妈,咱到森林体育公园了。妈,那儿的牡丹还开着,妈说看牡丹花看不够,妈,过几天你好了,咱就去看。”……我一字一句的用颤抖的声音跟妈说话,鼓励妈撑下去。字字血,声声泪,寸断肝肠。

“妈,咱到家了。”我激动地对妈说。家人用担架把妈抬到屋里,妈躺在了自己的炕上,妈不相信自己已回到七十八多年坚守的家里。妈说:“我不信到家了,你们把开花的君子兰给我抱来看看。”我急忙跑到屋外,把窗台上桔红色的君子兰抱给妈,妈看到鲜艳的君子兰,很高兴。妈安心了,说真是回家了。

君子兰是我养的,妈喜欢花。妈也养了一盆君子兰,三年了,妈总是盼着它开花,可它就是不开。刚进四月我养的对儿红(也是兰花的一种)长出花骨朵,我给妈抱去了,妈很欢喜,每天都盯着花看。对儿红谢了,我的君子兰长了花苞,我让女儿抱着花,我骑自行车带着女儿,把那盆含苞欲放的君子兰给妈送来了。妈给花浇水、施肥,精心地伺候。叶子肥大,花开得正旺,可妈却病倒了。不是有一种说法,花旺人就旺吗?怎么自然的灵气对妈不灵呢?

妈安顿好了,爸来到妈的跟前,“你回来了,放心吧,咱要把病养好。”妈点了点头。妈很聪明,心里一定明白是因为自己的情况不好才回的家。妈顾不上休息,把爸、把儿女、儿媳、姑爷、孙子孙媳、外孙外孙媳一一叫到身边,逐个叮嘱,挨个诉不尽牵挂,道不尽难舍我知道妈一定拼了全力,诉说着自己对每一个亲人的不舍与牵念。

克拉玛依看羊羔疯去哪家医院最好的声音虽有些发抖,底气却很足。最后妈再次把我叫到身边,不无遗憾地说:“妈信命,以前妈算过到时候你不给妈送终。你出去吧,别怪妈。”我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大声哭喊着:“妈,我舍不得离开你,妈――我不走。”二姐流着泪看着我,“妈先前就说过,你出去吧。”我对着妈跪在地上,给妈磕头,“妈,来生我还要给您做闺女。”我可怜巴巴地看着妈,依依不舍地退到屋外。

屋里很静,只有妈吃力地喘喘息着。过了一会儿,妈让小妹喊我进去,我知道妈一定是心疼我,怕我伤心难过,在外面哭泣。妈一定是舍不得我,舍不得把她的三闺女撵出门外。

妈休息了一会儿,问道:“几点了?”爸告诉妈十二点半。“好啊,我熬过今天了。”妈很高兴,很满足。

忽然院内筑巢多年的两只燕子飞进屋来。妈回来了,想必燕子也知道?它们在屋里来回盘旋,哥把窗户打开,它就是不出去。妈很善良,每年那两只燕子都在妈房檐下做窝。有时它们给小燕子喂食,妈怕打扰到它们,就一动不动地站着,等它们喂完才敢动。一到夏天爸没事就爱逮蚂蚱喂八哥,妈总是留一些放在窗台留给它们吃。一次我对妈说,看到燕子窝疙疙瘩瘩的就不舒服,干脆把它们赶走还省得你每天扫鸟粪。妈一听就急了,说那可不行,燕子通人气,是好鸟,在咱家都住好几年了,得善待它们。

去年春天燕子回来晚些,妈天天叨念,担心它们出什么事了。现在燕子看到妈回来,来看望妈了。“妈,燕子看你来了。”妈很兴奋,让我们扶妈坐起。妈说:“早报喜,晚报丧,不早不晚帮妈把气换,咱家的燕子是妈的贵鸟啊。”燕子给妈送气来了,这也许是天意。我在心里默默为妈祈祷,希望它是真的。

三点半,妈折腾得也累了,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妈终于平平安安地熬过了这一夜。

上一篇:为了忘却的仪式_情感文章

下一篇:欣慰的笑容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